两分彩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1-18 16:21  【字号:      】

两分彩

  原标題:追女大學生遭拒,魁梧男持械闖對方老家遭反殺

  來源:上遊新聞

  2018年7月11日晚11時,王雷(化名)又去小菲(化名)家了。

  之所以稱之為“又”,是因為從2018年5月開始,王雷多次騷擾大二女生小菲,騷擾的地點包括北京一公園内、小菲就讀的張家口一所大學校園内、小菲位于河北省涞源縣烏龍溝鄉鄧莊村家中。

  警方和檢方均認為,偏執的王雷想用這種方式和小菲談戀愛。可是,小菲已有男朋友,隻把王雷當哥哥。

  7月11日這次去,王雷帶着甩棍和水果刀。肢體沖突中,王雷擊傷小菲腹部,擊傷小菲母親趙印芝手部,擊傷小菲父親王新元胸腹、腿、雙臂。随後,小菲用菜刀刀背擊打王雷背部,王新元用菜刀劈砍王雷頭頸部,王雷倒地後,趙印芝用菜刀劈砍其頭頸部。父母和女兒3人合力,王雷死于混亂之中。

  “他這次去,比平常還過激,弄傷了我們3個人。如果我們不打他,他可能就把我們打死了。”小菲對上遊新聞(報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說,王雷1米8的個子,身材魁梧,曾接受過持續特殊訓練,身體素質極好。他們一家人能活下來,也屬僥幸。

  日前,小菲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刑拘現已取保候審,王新元和趙印芝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羁押在看守所内。涞源檢方認為趙印芝的行為有正當防衛性質,不需要羁押,但涞源警方沒有認可,其中一條理由是:放她出來,極易與小菲串供,妨礙偵查。

  傷害始終是雙方的。

  “手段太殘忍,殺人就要償命,我的獨兒沒有了。”1月17日,王雷父親接受上遊新聞采訪時說。

  “哥哥”和“妹妹”

  21歲的小菲,現在河北省張家口市一所高校讀大二。她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父親打工時受傷落下殘疾,體弱多病的母親是家庭主婦,哥哥在金礦打工,家裡有三畝多地種玉米。

  2018年寒假,為減輕家庭負擔,小菲來到北京一家飯店當包間服務員,一個月有3000多塊錢。“在學校裡就吃飯花錢,省着點,一個月的工資可以用5個月。”小菲說。

  奇妙的命運,在小菲踏進飯店時已開始駛離正常軌道,隻是她還沒有意識到。改變小菲命運的人,是這家飯店裡的傳菜生王雷。25歲的他,被人評價為“是一個容易沖動的人”。飯店多名工作人員接受上遊新聞記者采訪時說,不服管理的王雷會和同事拌嘴,有一次因為菜單放錯位置他還和廚師大吵一架,雙方都動了手。王雷1米8的個頭,吵架打架都不吃虧。

  王雷沖動,沒有影響小菲對他的看法。在小菲看來,王雷對别人脾氣大,但對她挺好。小菲向上遊新聞稱,她到飯店後20多天,單位同事聚餐,她和王雷開始說話。兩人還有一個共同的好朋友大飛。吃工作餐時,三人經常坐在一起,天南海北地聊。

  一個多月後,小菲回到學校。小菲稱,距離沒有阻礙兩人的交流,反而聯系得更頻繁。每天,王雷都會在微信上噓寒問暖,還會發視頻聊天。“大多時候,視頻來得猝不及防,不會提前說,有時候我穿着睡衣躺在床上,視頻就來了。”

  為讨小菲歡心,王雷會在淘寶上選衣服,選禮物,然後問小菲是否喜歡。“衣服和禮物我沒有收,但收過一次蛋糕。”

  小菲說,2018年4月,她有個快遞到了,打開一看是蛋糕,是王雷寄的,這次她收下了。王雷先前沒有告知,想給小菲個驚醒。

  頻繁的聯系,偶爾的小驚喜,小菲明白了王雷的心思。她在微信上告訴王雷,她有男朋友了,是高中同學,她隻把王雷當哥哥。

  王雷回複,隻把她當妹妹。但小菲感覺到了這句話背後的酸楚。

  對于兩人的交往,朋友大飛稱,他知道王雷喜歡小菲,但小菲沒有答應。在出事之前,是走得比較近的朋友。

  上遊新聞記者發現,對于兩人的關系,涞源警方材料中用了“欲”字:王雷欲與小菲談戀愛。

  尴尬的表白

  小菲的拒絕,沒有讓王雷停下追求的腳步。

  小菲母親也在北京那家飯店打工,是洗碗工。2018年4月28日,學校放五一小長假,小菲想去北京看母親,再折回河北涞源老家。

  小菲在微信上告訴了王雷車票信息,王雷前去接站了,幫小菲提行李。回飯店宿舍時,兩人攔了一輛的士,坐在出租車後座上。

  王雷表白了。小菲還記得王雷表達的話語:“你知道為啥我對你那麼好嗎?因為我喜歡你,離開那個男人。”小菲再次拒絕,說隻把他當哥哥。聽到這句話,王雷的表情很沮喪,小聲地說了一句:“知道了。”

  出租車的狹小空間裡,電台裡傳出的聲音在回響,尴尬沒有被打破。接着,出租車停在其母趙印芝的宿舍門口。王雷下車後,目送小菲上樓,接着自行走回家。

  小菲稱,她多少覺得有些對不住王雷,因為在此之前,王雷一直對她挺好。但她也覺得這次徹底把事情說清楚了,王雷應該死心了。

  可事情并沒向着她預期的方向發展。

  小菲說,4月29日下午,王雷來到宿舍樓下,說要和她把事情說清楚。兩人去了附近的公園。整整一夜,小菲沒能回來,她想回,可王雷不讓。

  小菲徹夜未歸,吓壞了趙印芝。4月30日一大早,趙印芝和其同事四處找尋起來。趙印芝同事介紹,4月30日一大早,她在公園看見了兩人,小菲表情痛苦。

  同事的到來,王雷不敢再強攔。但小菲往宿舍走,他一直跟在後面。回到宿舍後,趙印芝決定讓小菲回涞源。在地鐵上,王雷也一直跟着在。“隻隔了一個車廂,後來我們中途下地鐵才甩開他,坐大巴回去的。他跟着我來到了老家,但他沒敢進門。”小菲說。

  針對這次騷擾,涞源縣烏龍溝鄉有關部門的調查結果顯示:2018年4月29日,王雷對小菲進行糾纏和騷擾。

  持續的騷擾

  更頻繁的騷擾還在後面。

  2018年5月16日,王雷來到小菲學校,跟着小菲。小菲一邊電話告知給父母,一邊通知室友。據小菲室友回憶,趕到後,她們立刻把小菲拽至身邊。因為是在校園内,王雷沒有過激舉動。随後,王新元夫婦趕到學校,接走了小菲。

  5月17日,王雷跟到小菲老家鄧莊村。小菲哥哥王歡報警,王雷吓得跑了。烏龍溝鄉派出所民警出警後,并沒有找到王雷。隻能将小菲送到縣城親戚家躲躲。

  過了兩天,王雷再次出現在小菲家。

  案卷資料顯示,這次,王新元主動與王雷作了溝通,王雷說隻要支付600元錢不再糾纏。支付600元後,王新元自認為此事得到了解決,便将小菲接了回來。

  可僅僅過了一天,王雷又來了,民警再次出警。反偵察能力較強的王雷又跑了。

  蓋有鄧莊村村委會公章的一份證明顯示,那段時間,王雷經常帶刀出現在村内,不僅糾纏王新元一家,給全村村民也造成了困擾。

  王雷為何纏着小菲一家不放?

  “小菲如果不和我談戀愛,就讓她一家不得安甯。”上遊新聞獲取的案件資料顯示,王雷曾說出這樣的恐吓性話語。

  王雷父親介紹,他認為兒子王雷之所以三番五次上門,是想“要錢”。小菲則稱,她不欠王雷的錢,反倒是王雷找他借過300元錢。

  反殺入室行兇者

  反殺發生在2018年7月11日晚。

  案卷資料顯示,2018年以來,王雷欲與小菲談戀愛被拒後,多次到小菲學校和家中糾纏,小菲及其父母王新元、趙印芝,為防止王雷對其家人造成傷害,在院子裡外安裝了監控,借來一條大狗護院,不定期更換睡覺房間,并在卧室内放置了鐵鍬、菜刀、木棍等。

  根據小菲及其父母向公安機關的供述,2018年7月11日晚11時許,王雷手持甩棍、水果刀,翻牆進入小菲家,在院子裡被小菲一家人發現。

  雙方随後發生激烈的肢體沖突。王雷使用甩棍、水果刀傷人,導緻小菲腹部、趙印芝手部、王新元胸腹部腿部及雙臂受傷。

  涞源縣檢察院向涞源縣公安局發出的《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變更強制措施建議書》中稱,王雷攜帶甩棍、刀具深夜翻牆進入小菲家中,打傷了一家三口。王新元被刺三刀,小菲身中一刀,趙印芝頭部中了一棍。

  案卷材料顯示,小菲家人拿出此前準備的防範器具。小菲用家中菜刀的菜刀背,擊打王雷背部;王新元使用木棍、鐵鍬擊打王雷,并用菜刀劈砍王雷頭頸部;王磊倒地不動後,趙印芝用菜刀劈砍王雷頭頸部。

  王雷頸部受傷嚴重死亡。經保定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鑒定,王雷符合顱腦損傷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王雷父親對上遊新聞表示,小菲一家三口殘忍地殺害了他的兒子,法律是公允的。“殺人償命,他是我的獨苗。”

  是否正當防衛?

  2018年7月12日,趙印芝、小菲被刑事拘留;7月15日,王新元被刑事拘留。8月18日,王新元、趙印芝被批準逮捕,分别羁押于涞源縣看守所和保定市看守所。小菲于同日被取保候審。

  涞源縣人民檢察院向涞源縣公安局發出的《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變更強制措施建議書》中稱,為了保護女兒小菲,打鬥中趙印芝和王新元在受傷情況下将王雷打死;小菲一家長期遭受不法侵害,一家人不能正常生産生活,且事發當晚,一家三口人的生命健康受到嚴重威脅,用其他方法不足以阻止生命安全受到的危險。

  “趙印芝、王新元為保護一家三口人的生命安全殺死王雷,實屬無奈,其行為具有刑法規定的正當防衛性質。”檢方在該建議書中稱,趙印芝是地道、本分的農村家庭婦女,無違法犯罪前科,因長期遭受家庭壓力,精神恍惚,狀态不佳,對趙印芝變更強制措施不緻發生社會危害性和人身危險性,建議涞源縣公安局對其變更強制措施。

  但該意見未被涞源縣公安局采納。

  涞源縣公安局認為,王雷受傷倒地後,趙印芝在未确認王雷是否死亡的情況下,持菜刀連續數刀砍王雷頸部,主觀上對自己傷害他人身體的行為持放任态度,具有傷害故意,可能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另案發時其手段較為殘忍,不計後果,這說明趙印芝長期受到受害人滋擾、心中存滿仇恨,家庭突遭變故,是否會心生報複社會之心無法排除,因此無法保證其脫離羁押後不緻發生社會危害性。

  “趙印芝女兒已取保候審,若趙印芝變更強制措施脫離羁押,極易導緻與其女串供,妨害偵查和訴訟。”涞源縣公安局則認為,趙印芝長期受到王雷滋擾,且自己又持刀對王雷進行了砍殺,家人锒铛入獄,家庭遭遇如此重大變故,其精神高度緊張,情緒不穩定,不排除其有自殺傾向。

  2018年10月17日,涞源縣公安局将此案移交審查起訴。上遊新聞獲取的《起訴意見書》中,涞源縣公安局認為“犯罪嫌疑人王新元、趙印芝、小菲的行為已觸犯刑法,涉嫌故意殺人罪”。

  小菲的哥哥王歡向上遊新聞表示,其父母、妹妹被羁押後,隻有妹妹被取保候審。2019年1月11日,鑒于案件還在審查起訴階段,他便電話聯系并為其父親聘請了北京羅斯律師事務所殷清利律師介入辯護;1月14日,其母趙印芝委托的辯護人、河北十力律師事務所趙鵬向涞源縣人民法院檢察院提交了手續,并查閱了案件材料。

  小菲的辯護人王文廣介紹,在本案中被害人王雷多次對小菲進行騷擾,其範圍從小菲的學校至其家中,小菲及其一家的正常生活秩序均被打破,該起因情況均有多次報警、學校值班室等證實,而且事發前一段時間王雷多次通過微信、短信、電話等方式聲稱要殺掉小菲全家。案發當晚,王雷攜帶刀具、甩棍工具,強行翻入小菲家中,對兩位老人及小菲進行擊打、捅刺,王雷之行為已經構成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故意傷害或殺人罪,屬于正在進行的行兇、殺人等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行為,小菲家三人均有權利進行防衛行為。依據《刑法》第20條第3款,完全可以行使無限防衛權,不受防衛限度的要求,審查起訴階段的檢察機關應當對小菲家三人立即作出不起訴決定書。

  趙印芝的辯護律師人趙鵬表示,在閱卷完畢後,他已于1月17日向檢察機關郵寄提交父母女三人均應作出不起訴、立即釋放的法律意見書等申請材料。

  上遊新聞記者  牛泰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