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彩票官网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3-08 07:02  【字号:      】

熊猫彩票官网

  原标題:各級政府怎麼過“緊日子”

  “對拖欠企業的款項年底前要清償一半以上,決不允許增加新的拖欠。”看到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這段話,全國政協委員、民建中央副主席高峰由衷為民營企業感到高興,但他心裡也在打鼓:一些欠發達地區的政府債務積壓嚴重,以至于“想完成任務,又苦于找不到下鍋的米”,感到無力又無奈。

  按照政府工作報告的要求,2019年既要保證減稅降費2萬億元的目标得以實現,又要在年底前清償一半以上拖欠企業的款項,還不能将赤字率提得過高。打好财政“算盤”的難度可想而知。

  怎麼辦?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總方針是:各級政府要過緊日子,想方設法籌集資金。财政部對此提出了一系列具體的方案,代表委員也結合自己了解的實際情況,提出了相應的建議。

    護航減稅降費,财政“鐵算盤”怎麼打

  在大多數代表委員對減稅降費2萬億元、清償企業欠款兩項國家行動鼓掌歡呼時,“國家賬本”負責人劉昆考慮更多的問題是:财政收支該怎麼平衡?

  今天上午,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記者會上,劉昆首次以财政部部長身份亮相全國兩會。他坦言:“今年财政收支平衡壓力将比較突出,确實非常困難。”但他也明确提出了應對之道:“既要當‘鐵公雞’——不該花的錢一毛不拔,嚴格控制一般性支出,也要打好‘鐵算盤’——該花的錢要花好,花在刀刃上,加大對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投入力度。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19年一般性支出要壓減5%以上,“三公”經費再壓減3%左右,長期沉澱資金一律收回。地方政府也要主動挖潛,大力優化支出結構,多渠道盤活各類資金和資産。

  在全國政協委員、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錢學明看來,各級政府過“緊日子”,首先應該進一步“精兵簡政”,勤儉節約。

  錢學明注意到,有些地方的财政資金浪費還是太多。例如,有些政府機構的半年度預算沒用完,就要被财政部門批評通報;還有一些地方為了把預算花完,大量開會,把錢用于大量印制會議材料和交通運輸等方面,甚至一到年底“突擊花錢”。

  财政管理講究開源節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增加特定國有金融機構和央企上繳利潤。對此,全國人大代表、陝西省榆林市市長李春臨非常贊同。他認為,國有企業的利潤分配應該納入政府财政預算管理,“政府要過緊日子,國有企業也要過緊日子”。

  李春臨舉例說,2018年全年國有企業利潤總額33877億元,同比增長了12.9%,但是當年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是1325億元,僅為計劃預算的96.3%,國有企業的利潤增長并沒有在政府的預算收入增長中體現出來。

  李春臨還建議,财政部制定出一整套符合各層級實際的全面預算績效考核指标體系,并通過立法的形式固定下來,指導地方開展好此項工作,用好每一分财政資金。

  之所以提出這項建議,跟李春臨作為地方政府負責人的經曆有關。2018年1月,榆林市出台文件,實行全面預算績效管理。一年執行下來,李春臨坦言“效果不是很理想”,主要問題就在于績效考核指标體系不完善:考核對象的具體目标任務千差萬别,在預算目标執行過程中不可預見因素也大相徑庭,到年底考核很難統一。

  個别地方政府債務壓力大,如何妥善處置

  按照國際上的一些經驗,在國家财政收支較難平衡的時候,财政赤字會成為一項重要的制度考量。此前有市場預期認為,今年經濟下行壓力較大,而且再次提出更大幅度減稅降費的目标,财政赤字率可能超過3%。

  但政府工作報告明确提出,今年的赤字率拟按2.8%安排,僅比去年預算高0.2個百分點,作出這一安排是綜合考慮了财政收支、專項債券發行等因素,也考慮為應對今後可能出現的風險留出政策空間。而在地方層面,這類風險主要體現在地方政府債務上。

  财政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我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8.39萬億元,債務餘額和綜合财力的比例是76.6%,這一數值遠低于國際通行的100%~120%的警戒線。但是,劉昆也提到,确實有個别地方政府仍然存在着在法定限額外,通過融資平台公司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借債務的行為。

  劉昆強調,針對這類地方政府的隐性債務,财政部已經采取嚴格措施,穩妥化解存量隐性債務,堅持“誰舉債誰負責”,建立了市場化、法治化的債務違約處置機制,繼續整治違法擔保,糾正政府投資基金、PPP、政府購買服務中的不規範行為,“從目前的情況看,化解存量的狀況也是比較好的”。

  此外,劉昆也明确,财政部不允許發生新的隐性債務,嚴禁以政府投資基金、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政府購買服務等名義變相舉債。對各地财政,包括融資平台公司進行監控,“發現這類情況的,馬上進行問責”。

  不過,落地到最基層,不少人還是反映問題比較複雜嚴峻。在今年兩會前,高峰做過初步調查,目前我國西部地區有不少縣市區政府的債務率超過100%,如果加上隐形債務,情況更為嚴重。

  由于各省發展不均衡,債務負擔和償債能力差距很大。據高峰介紹,從人均政府債務餘額來看,2017年青海省達到人均25277元,内蒙古達到人均24588元,貴州省達到人均22356元,債務最為沉重。

  高峰注意到,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政府要帶頭講誠信守契約,決不能“新官不理舊賬”,對拖欠企業的款項年底前要清償一半以上,決不允許增加新的拖欠。而按照正常的償還能力,在目前的地方債務情況下,不少地方政府要10年左右才能分批分期滾動還清拖欠企業的債務,其中還有許多地區财政自給率很低,地方财政保工資、保運轉、保民生都很吃力,很難籌錢還債。

  基于以上數據分析,高峰判斷,到今年年底,一些西部欠發達地區“清欠一半以上”的承諾存在無法兌現的風險。而如果這個被民營企業寄予厚望的“大禮包”不能兌現,那麼民營企業的希望可能變成失望,“其負面影響可想而知”。

  為此,高峰建議國務院有關部門高度重視,未雨綢缪,針對西部欠發達省區償債能力嚴重不足,存在年底前完不成清償過半任務的現實風險,及時研究制訂一些措施。例如,加大轉移支付力度,多給地方債務配額等,确保一些貧困地區的政府能夠到年底如期兌現承諾。

  本報北京3月7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 中國青年網記者 王林 張均斌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