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分析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3-11 02:02  【字号:      】

东京28分析

  原标題:廳官受賄上億 與他共事的“老虎”被判死緩

  近日,天津市濱海新區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張家星的起訴書被公開。

  起訴書顯示,2004年至2009年,張家星利用擔任天津市塘沽區區長的職務便利,為天津3家單位,在非法修建高爾夫球場、違規返還土地出讓金等事宜上提供幫助。

  2006年至2009年,張家星直接或者通過其弟張家月索取、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及人員給予的财物共計折合人民币108100077.48元。其中,張家月夥同張家星索要、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及人員給予的财物共計折合人民币64928074.48元。

    放任家族經商斂财牟利

  公開資料顯示,張家星出生于1953年2月,中央黨校研究生學曆。21歲任塘沽區新城公社武裝部幹部、團委專職副書記。此後的仕途一直未離這裡。

  在塘沽區,張家星曾先後擔任漁農辦幹部,漁農部政研科副科長,漁農辦副主任,漁農委副主任、主任,漁農工委副書記。1992年11月,出任塘沽區組織部部長。5年後,任區委副書記,後兼任區長。

  2009年11月,國務院正式批複濱海新區行政體制改革方案,撤銷天津市塘沽區、漢沽區、大港區,設立天津市濱海新區。此後,張家星被選為濱海新區黨工委副書記。2010年1月,履新天津市濱海新區人大常委會主任。

  2015年4月24日,張家星被查,3個月後被雙開。其落馬時,還是天津市第九屆委員會委員。

  雙開通報指出,張家星大搞權錢交易、瘋狂斂财,支持和放任家族經商斂财牟利、與民争利的典型。此外,他在土地出讓、土地規劃修改、容積率提高等方面為不法私營企業主謀取利益,收受賄賂。

    “津門第一虎”犯六罪被判死緩

  值得注意的是,張家星與“津門第一虎”武長順同為天津市第九屆委員會委員,兩人曾在一套班子共事。

  公開資料顯示,武長順出生于1953年1月。一直在天津市公安系統任職,曆任市公安局交通民警大隊副處長,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長,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局長、黨委書記。2005年11月,被選為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2011年10月,履新天津市第十二屆政協委員會副主席。

  2014年7月20日,武長順被查,僅4天後被免職。

  2015年2月13日,武長順被雙開。翻看他的雙開通報,令人瞠目結舌。

  通報指出,武長順涉嫌“六宗罪”,分别是,貪污、受賄、行賄、挪用公款、濫用職權、徇私枉法。此外,通報中提及還與他人通奸。

  觀海解局注意到,武長順是十八大後落馬的省部級大老虎中涉嫌“六宗罪”的唯一一人。

  2017年5月27日,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武長順以貪污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以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以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以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以徇私枉法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武長順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

  法院審理查明,武長順非法占有公共财物3.42億餘元,受賄8440萬餘元,挪用公款1.01億餘元。直接或指使他人行賄1057萬元。

    腐敗均與親屬關聯

  除了曾在一套班子共事,張家星與武長順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腐敗都與親屬脫不了幹系。張家星與弟弟合夥斂财,而武長順則跟侄子合謀轉移巨額财産。

  2018年10月,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武玉峰掩飾、隐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一審刑事判決書》,披露了2014年7月19日晚,武長順落馬前一夜轉移巨額财産等細節。

  據判決書顯示,武玉峰跟武長順是叔侄關系。1977年12月19日出生于天津市河東區,後在天津市開了一家東來順飯店。

  法院查明,2014年7月19日晚,武長順為隐匿罪證再次将部分犯罪、違紀财物交予被告人武玉峰藏匿,武玉峰明知其财物系武長順犯罪、違紀所得,仍為其藏匿、保管。2014年7月20日,武玉峰在得知武長順被中央紀委立案調查後,為隐匿罪證,将武長順交其保管的1874萬元人民币、32500美元、93000歐元、玻璃物狀物、透明晶體及石狀物、手镯、書畫、筆筒、銀行卡等财物分别窩藏、轉移至其6位朋友處藏匿。

  2014年7月30日,武玉峰被天津市公安局刑事偵查局抓獲。

  法院判決,武玉峰犯掩飾、隐瞞犯罪所得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币200000元。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劉藝龍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